<cite id="bjlxd"></cite><strike id="bjlxd"><dl id="bjlxd"><del id="bjlxd"></del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bjlxd"><video id="bjlxd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bjlxd"></strike><span id="bjlxd"><dl id="bjlxd"><ruby id="bjlxd"></ruby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bjlxd"><dl id="bjlxd"><del id="bjlxd"></del></dl></strike>
<th id="bjlxd"><video id="bjlxd"><ruby id="bjlxd"></ruby></video></th><span id="bjlxd"><dl id="bjlxd"><del id="bjlxd"></del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bjlxd"><i id="bjlxd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bjlxd"></strike>
<span id="bjlxd"></span>
<span id="bjlxd"></span>
<strike id="bjlxd"><dl id="bjlxd"><del id="bjlxd"></del></dl></strike><strike id="bjlxd"><i id="bjlxd"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bjlxd"><noframes id="bjlxd"><th id="bjlxd"><video id="bjlxd"><ruby id="bjlxd"></ruby></video></th><span id="bjlxd"></span>
<strike id="bjlxd"></strike>
<strike id="bjlxd"></strike>

您的位置:首頁 > 匠心人物

鄭國志:30年守護鷹牌生產線的“心臟”

作者:編輯  時間:2019-06-18

       1989年,19歲的鄭國志來到鷹牌,2012年他跟著開拓大軍前往河源東源建設新收購的河源二廠。在鷹牌的近30年里,他像老黃牛一樣堅守在窯爐崗位上默默奉獻、任勞任怨,2018年他憑借著優異的生產業績,被評為鷹牌集團“十佳優秀員工”。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堆泥沙石怎樣成為了精美的瓷磚?鷹牌用
76道工序來實現,那哪個環節最關鍵?毫無疑問,60分鐘1200°的高溫煅燒。陶土在高溫下發生一系列物理和化學反應,溫度、水分、材料、煅燒時間、煅燒位置都會影響它的燒成質量,這是一場充滿不確定性的造物之旅。走出窯爐時,一片磚或浴火重生,或壯烈犧牲。

       鄭國志把窯爐比作生產線的心臟,牽一發而動全身,所以它最難以捉摸、最脆弱,如何守護它、讀懂它是一門大學問,鄭國志在鷹牌30年,依然在琢磨這顆陶瓷生產的心臟。

不敢稱老師傅

        鄭國志19歲進鷹牌做窯爐工人,2013年,河源二廠收購后的一年,他接受了邱軍副廠長的橄欖枝,擔任河源一廠一號窯的窯爐技術員。和窯火打交道30年的他,是大家眼中的老前輩。但鄭國志連連搖頭,說自己從來不敢稱自己是大師傅,因為窯爐永遠有新問題出現,不斷刷新他對窯爐和陶瓷的認識。

隨著定制化生產的越來越頻繁,河源二廠的轉產頻率也隨之提高。轉產期間,窯爐的溫度會降下來,鄭國志和團隊需要在最短時間內更換窯爐的風管、棍棒和擋板。窯爐溫度高,冬天作業尚且流汗,夏天作業就像身處高溫桑拿房中。我們跟著鄭國志看他更換風管,一會兒的功夫已經汗流浹背,而他們在要路上作業幾個小時。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更換完設備,新一批產品才能正式投入生產。不同產品的的燒成溫度會略有不同,轉產初期窯爐溫度不穩定,最容易出現批量性質量問題。陶瓷行業有句話叫
“生在配方,死在窯爐”,意思是,燒出來的陶瓷出現問題,大抵都是窯爐的問題,所以鄭國志團隊責任重大。每次轉產,他必定在場跟蹤出磚情況。

       問題隨時出現,并且五花八門,變形、溶洞、返變、色差等等。形成的原因可能是窯爐溫度、壓力、風力問題,也可能是磚距疏密、走磚速度的問題。沒有幾年經驗,對應的門道都摸不著。轉產時出現的狀況難以預測,鄭國志必須見招拆招,用最快速度調整好窯爐設備。調整二字,看似簡單,但是在窯爐上,一絲絲的細微變化都會劇烈地反映到磚的燒成質量上。調整,非??简灨G爐人功夫的深淺。像調節風管和走磚,鄭國志還不能完全放手給其他人做,他必須親自完成。

       “可以靠調節窯爐的,我們就不麻煩配方,不麻煩拋光線,但是超出窯爐的調節范圍的,就只能第一時間跟他們溝通,大家配合著將生產質量提高?!编崌菊f。


在堅守中傳承

       多數情況下窯爐團隊都很給力,很多問題可以獨立解決。剛來河源二廠那幾年,他的團隊有很多新人,并且二廠的生產不太穩定,鄭國志不分晝夜地守在窯爐邊,事事親力親為,一天工作20小時都是常有的事。跟很多技術人員一樣,他習慣自己解決問題。某天,邱廠找他談話,針對他的問題邱廠說道,一個人優秀是沒有用的,作為團隊的頭,團隊的人優秀才能干好事、干大事。

       邱廠一語點醒了他,從那以后,他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經驗和技術傳授給團隊的爐工、技術員,他班長已經能在生產中獨當一面。他的工作比以前輕松了許多,大家遇到問題靠電話溝通也能解決。

       但鄭國志勞碌習慣了總是閑不住,休息時間常常在車間生產現場巡查跟進生產情況。因為平時住在宿舍,他每天晚上都會上來窯爐線上檢查一遍,看到窯爐運作順暢他心里才踏實。邱廠說,當初他們一起在佛山基地共事的時候,就很敬重他認真負責、任勞任怨的工作態度。
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晃二十年,他依然堅守在鷹牌,堅守在艱苦的窯爐線上,堅守著老一輩人的勤勉與簡單。

        我們在河源二廠那天,一號窯正在轉產,鄭國志和部門同事忙得不可開交。把工作分配好后,鄭國志和我們聊了一陣,一聊完他就騎著鳳凰牌單車急匆匆要走,我們問他去哪,他說去100多米遠的窯爐頭,他趕著去裝風管。大概是平時工作辛苦,中年本應發福的他看上去略顯清瘦,他騎單車的動作很輕快。我們追著他到了窯爐,看著他和窯爐工人們熟練地裝風管,一會功夫他們的衣服已經汗濕。

        看到這一幕,我們感慨萬千。我想,我們所有陶瓷人都應該感謝一線陶瓷人的艱苦付出,是他們終日與泥沙石為伴、與機器為伍,我們才能在這里講陶瓷之美,講生活之美。他們是支撐起陶瓷產業的脊梁,向一線陶瓷人致敬。

欧美黑人巨大videos精品_香蕉大美女天天爱天天做_高清日韩av在线影院_日本在线日本av在线波多_看av吧